主页> 励志故事> 腾冲界头镇水箐社区脱贫户周绍山的励志故事

腾冲界头镇水箐社区脱贫户周绍山的励志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20-05-17 20:38 励志故事 73次

  原标题:“玻璃人”活成“硬骨汉”!腾冲市界头镇水箐社区脱贫户周绍山的励志故事

  今天要说的故事,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他叫周绍山,42年前出生于云南省的一个小山村,生下来就有遗传性脆骨病。

  “脆骨病”,医学术语称之为成骨不全症,只要轻微的外力和磕碰,就会造成严重的骨折或出血,容易频繁受伤,而伤愈后又很容易旧伤复发,因此患者也被称为“玻璃人”。

  这样的病十分罕见,发生率约为十万分之三,可这样的几率偏偏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搬迁,从困境走向新生

  周绍山的老家在原腾冲县界头乡水箐村。“箐”,字典的解释泛指树木丛生的山谷。水箐,历来都是界头镇最穷困的村寨之一,那是大山深处一个偏僻冷凉的贫瘠之地,距离最近的集镇桥头街都有8公里的山路。公路通车也不过才几年。那里山高路远,田地稀少,村民们住山种坝,但可耕种的水田山地却也少得可怜。这对于祖祖辈辈从土里刨食吃的农民来说,生存是倍感艰辛的。水箐最大的优势只是生态环境良好,是现代人眼中所谓的世外桃源。这也成了周绍山这辈子靠山吃山、赖以生存的根基。

  2013年底,周绍山家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2016年底,水箐社区整村搬迁到了界头镇桥头街片区,这里坝子平坦,交通便利,政府规划了易地搬迁的安置点,累计出资21万元帮助他盖起了新家。2019年底,周家已宣告脱贫。

  今年5月,记者两次前去采访周绍山。走近他的新家,一幢崭新的木楼房矗立在眼前,但面墙还没有镶砌,只是用砖头随便码砌了一人高的临时围墙,大门也还没有,敞亮的出口显得格外宽大,周围邻居的新房没有一家还是这样的了。走进去,左右后三面围墙的墙面也没有刮浆上灰,一楼的装修已经能够遮风避雨,看上去还挺讲究,可二楼却仍然是空空荡荡,也见不到厨房,廊沿的一角凌乱地摆放着一些简易的炊具和碗碟。这一切似乎和新房子有些不相称。无不透露着周绍山这户建档立卡户搬迁后,虽然已经解决温饱,却也已无力再继续修建完善的实力。享受了政府的建房补助,一家人建房起屋,在集镇上扎下了根,也完成了山里到集镇的跨越,但因为先天条件特殊,周绍山的家并不像周围邻居那般华丽,但也还算规整干净,满足了基本生活需求。

  周绍山在未建好的新家前

  廊沿上躺着一位老汉,见客人进来,艰难地挣扎着撑起上身来,笑呵呵地和客人们打招呼、聊家常。这是周绍山的父亲,今年68岁,33岁那年因患病下肢瘫痪,至今已35年了。

  周绍山的父亲周兴雄,68岁,已瘫痪35年,图为在新家拍摄。

  30多年没有走出过大山的老人,习惯了在老家用双手支撑爬出爬进的日子,对于新环境新家园,老人既向往又恐惧,当初还是村干部帮忙背下来的。新家的廊蹬和门槛制约了老人的行动,不像老家那么平整方便,也不像在老家时经常有人过来聊天解闷,不适应新环境的老人为此还痛哭了一场。细心的村干部又帮忙制作了三角型缓坡状的渡人梯,连接在门槛内外,方便了老人爬行出入,还动员村里的老人隔三差五地去陪伴老人闲聊,老人这才慢慢有了笑容,安心住了下来。“没有政府多年来的各种帮助,没有儿子儿媳的照顾,我早就死了几回了。”,老人平实的话语里有感恩,说这话时脸上是挂着笑容的,没有眼泪。“苦死累活地咬牙苦干,多少年眼泪泡饭的穷日子都熬过来了,现在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该流的眼泪早就流干了,我以后要天天笑着过。”艰难困苦的岁月铸就了老人的刚强与不屈。

  从小懂得孝顺的孩子给爷爷捏背

  家里中堂前设立了杂货架,陈列着烟酒糖食等日用百货,那是周绍山在家里开办的杂货店,采访间,时不时有村民进家来买东西。有个叫胡有庆的村民来买周绍山养殖的生态蜂蜜。品质一流的野生蜂蜜,如今市面上早已卖到了120元一斤,他却依然只卖100元一斤给胡有庆。“你3斤蜂蜜不就少赚了60元吗?不觉得亏吗?”记者问他,“都是熟人寨邻的顾客,大家平时也对我家有许多关照,我也念着大家的好,想着要回报乡亲,不亏啊!”周绍山朴实的话语里流露出真挚与感恩。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