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如何阅读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如何阅读

励志人生网 2019-04-14 16:18 励志故事 100次

  浙江在线3月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曾福泉)开学季,不少高校纷纷晒出了校园里过去一年的“阅读数据”。人们惊讶地发现,在这个刷起手机就停不下来的数字信息时代,有的大学生仍对纸卷典籍情有独钟,一年读书上百本,堪称“阅读达人”。

  新媒体和互联网不断加速社会节奏,人们的阅读生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中,年轻人又似乎首当其冲。字多不看、碎片化阅读、功利化阅读,年轻人的阅读真的出现问题了吗?

  对此,年轻人自己最有发言权。我们找到了三位有着自己独特阅读体验和思考的年轻人。从这些有故事的阅读者身上,我们既能管窥社会文化风尚中极富活力的一面,也能感受到高品质阅读在个体人格境界养成过程中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被里尔克的诗句打动”

  一位大三学生,一年里能读几本书?10本?20本?如果这是位中文系的学生,你可能会把这个数字再增加一些。

  绍兴文理学院中文系大三学生俞湘萍的2018年阅读记录里,有150多本书。其中有诗集,有小说,有人物传记,有散文,有作家们的信札和笔记,还有学术著作。在她看来,这些并不算多。夏天里她反复重读一些让人回味的篇章;在图书馆里一口气读完就还掉的书,还没被记录到单子里。

  “阅读从午后便开始,直到睡前,有时间就读,图书馆、阅览室、寝室都是我的福地。”俞湘萍说。

  在课业和社会工作之余,安静的大学校园仍然是年轻人最有保障的阅读环境。左图右史,邺架巍巍,人人都有自己偏爱的作者和文本类型。

  俞湘萍说:“我属于爱读经典,甚至只读经典的一类读者。”

  如今,听到经典二字,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做减法”“厚书薄读”。“喜马拉雅FM”“蜻蜓听书”“懒人听书”……各类听书软件在移动客户端大量涌现,颇受欢迎的内容就是中外经典的各种“解读版”。

  不同于当下年轻人中越来越多的“听书族”,俞湘萍觉得,经典就是自己要花长时间来阅读的,这是对经典的尊重。“阅读经典是一场艰辛甚至痛苦的思想旅程,但坚持完成旅程的收获巨大。”俞湘萍说。

  2018年整个五月,俞湘萍都在读德国诗人里尔克的诗。“听他一遍遍说起五月,说起玫瑰。他的诗里总有我想要的安宁,这份阅读的喜悦将我捧到里尔克的面前。我的五月就是里尔克的五月。”俞湘萍说,“我们是沉默的水玫瑰,红而贵重。我们是贫穷的国王,明亮而无限有力。在图书馆里,我流着泪将那些孤独的词语咽下,我想再也没有比这更诚恳的时候了。”

  孤独不是人与世界关系的全部。之后,在秋日的旷野上,聆听风声,俞湘萍又想到里尔克,压抑地欢喜,也终于找到了落脚——“我想一切生活和爱人的力量,都有一个依托的形象,他是或温柔,或复杂,或超乎想象的象征,从这个形象里可以读到我与世界的关系:我没有爱世界与生活与人的责任,但这些恰好是我愿意的。”这是阅读经典带给这个大三女生的人生体悟。

  旷野秋风,是一次远行的收获。“心在阅读的时候,身体也要跟得上。”俞湘萍这样理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古话。2018年,她和老师同学们一起到陕西甘肃等地寻访诗圣杜甫的足迹,书本上的字句一次次地与大地上的遗迹共振并应和。

  “如果说阅读特别是读经典有什么切实效用的话,大概在于它让我认清内心的真实。当它将如意的、不如意的,更深一步地向我说明,也塑造了我对善良、爱与美的情感。”俞湘萍说。

  “读史培养我古典朴素的心性”

  眼前这位说话一板一眼的小伙子叫郑勋,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半年多,在一家企业做设计工作。他喜欢历史,就去读第一手的文献,把《三国志》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对那段遥远岁月胸中明了之后,又自己提笔把历史倒过来推演,写了一部让人称奇的《逆三国志》。

  郑勋上中学时就开始读《三国志》。那时,电视里放《新三国》连续剧,电脑上有三国题材的游戏,郑勋和不少同龄人一样,对那段风云激荡的历史非常神往。中学生能把120回的《三国演义》小说看下来就值得称赞了,郑勋却出人意料地买了中华书局出版的裴松之注《三国志》。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