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花衣魔笛手故事小考

花衣魔笛手故事小考

励志人生网 2020-02-08 08:12 励志故事 118次

花衣魔笛手故事小考

文 | 常时考
编 | 现烤可颂
编者按
那夜,魔笛手吹响笛音带走镇上小孩,是对见利忘义镇长们的决绝报复。而今夜,魔笛手再次吹奏乐曲,消散于夜色渐深,身后却空空如也。
笔者幼时,曾经听过一个花衣魔笛手的故事。相传起源于某欧洲小镇。故事里的花衣魔笛手诡异、强硬而有魔力,给初读时的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则时过境迁,看得多了,见得多了,便觉得这故事讲得实在糊涂,大不与我所在的人间相符。闲暇之余,便作此小考,也可有鉴于后人。碍于年代久远,故事所传版本甚多,便随意找了如下版本,以作底本。
很久以前,有一个小镇突然出现了很多老鼠。这些老鼠非常猖狂,带来无尽的梦魇,让人们无法幸福的生活。大家都要求镇长想办法恢复往日的平静,于是他贴出告示,承诺给能帮赶走那些老鼠的人一笔丰厚的奖赏。
不久后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来了一个穿著彩衣的人。他吹起了一首旋律,笛声响起的时候,所有的老鼠竟然都涌了出来。他一边吹着笛子,一边往城外走,老鼠们排成长列跟在他的后面,到了河边之后,它们又纷纷跳进河里,全都淹死了。
吹笛人回去领赏。可镇长和人们却反悔了,他们认为他只不过吹吹笛子,没花什么力气,所以拒绝付出赏金。吹笛人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那天夜里,他又开始吹起那奇妙的旋律。这一回,每家每户的孩子,就像那些老鼠一样,全都从床上爬起来,跳着舞,奔向那个吹笛人,无论父母们如何的呼唤、拦阻,都不回头。只有一个孩子例外,他怎么奔跑也跟不上其他的孩子,跟不上那个吹笛人的步伐。他在月色里面朝远方大声哭泣。
就这样,除他以外,那个小镇上所有的孩子,都跟在吹笛人的后面,越走越远,终于全部消失,再也没有回来。
这故事写的实在蹩脚。开篇就有问题。
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是普遍发展联系的。即便是鼠患,也必然有其起承转合的发展阶段,绝不会凭空发生。所以,依故事开头那样,小镇之中突显鼠患,且一来就是“红色警戒”,是绝对占不住脚的。同时,物质守恒定理告诉我们,物质不会凭空创生,也不会凭空消灭。故而同理可得,老鼠既不会凭空创生,也不会凭空消灭。那么,这老鼠肯定是早已经在镇上生活的了。
结合上述两定理,我们必然可以知道,鼠患的引子是早早地埋在小镇上了。只是没有人有足够的觉察力罢了。又或者,有人有足够的觉察力,却没有说;或者有人有足够的觉察力,也确实想说,但有人耽于时务,没有听。又或者......假设不尽。
假设虽不可穷尽,但有一点是确凿的,小镇的鼠患绝不至于如故事讲述的那样突然出现,也绝不会一来就是“非常猖狂”。我们或许可以想见,老鼠同人一般,猖狂都是在放纵与沉默中滋长的。镇民联合可以摸清它的位置,鼠药可以治它,隔离可以使其绝食,倘不是沉默,何至于此呢?
鼠患日渐势大,最急的莫过于镇长。鼠疫鼠疫,鼠历来是同疫病有紧密联系的。所以,老鼠为害事小,疫情四散事大。镇长心中,想必是万分焦急的。但是,他听凭镇民的话,遣人去找魔笛手,却不合适。
其一,国有国医,镇有镇医。小镇之中,即使是疫病真的爆发了,也自然应该由镇长带领镇医,抗击疫情,如何能假手他人?假手魔笛人的后果,其一在于削弱了镇长的威信。镇长者,本就是领受一方水土,用封建的话说,更是“父母官”,是要护一方安宁的。倘若最后缓解危机还要靠一个外来的不知底细的吹笛子的人,那成何体统?镇长岂不是失职了吗?这是一不可。
其次,人有千面,鼠有百端。这闹起来的老鼠是新种还是旧种,是下鼠药还是放鼠夹,都要有待镇长带领镇上的有识之士一一讨论,以制定良方,岂能让魔笛手自己说了算?魔笛手毕竟只是一个人,倘若囿于个人眼光局限,没能认出、认对老鼠,岂不是惑了众?
所幸的是,编故事的人还有几分常识。知道让镇长去请魔笛手出山。这种大事,最忌讳的就是让普通人(尽管我们知道魔笛手不是普通人)去“撞”。这撞,便会显得魔笛手既不懂生活也不懂为人。镇长自己若是有把握,你自己撞上去,又有何益呢?其次,魔笛手显然没有想到前一段的道理,只觉得自己能治鼠患,却浑然没有意识到,也有人能治魔笛手。这倒也不出意外,谁能想到“治鼠”的魔笛手离“被治”那么近呢?
镇长来请,魔笛手就此出了山。如是种种,降服鼠患,不在言下。但等到处理魔笛手的结局时,作者又犯了浑。他竟然让魔笛手没了好报,带着镇上的天真的心茫茫然不知所踪,这实在是不合理!
寡人无疾!扁鹊是中国的善医者,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的民间故事或可以给这个蹩脚的编故事者以启发。有传说,扁鹊见魏文侯。侯问扁鹊:“你兄弟三人谁人医术最高?”扁鹊答:“长兄最好,次兄次之,自己为下。”何也?长兄能在疾病未现端倪时即对症下药,疾患不知,是以无名;次兄能在疾病初现时下药,是以小有名声;而扁鹊自己,唯有疾病大发,势在必行时方可予以救治。所以世以扁鹊为良医。
由此及彼,则这魔笛手出现在镇上时,鼠患已然是大发特发,迫在眉睫了。依镇长等人所见,则魔笛手绝不至于只是一个“动动嘴皮子”的江湖骗子(在鼠患之前就预警者才是呢!),更是善治鼠者,是当代扁鹊。所以,依常理推测,则镇长等人不仅不应该反悔,昧下给魔笛手的奖励,既失了身份,又把自己置于不义的境地,实属于下策。反之,镇长应当对魔笛手加以表彰,既彰自己识人之明,亦显自己从善之德。再不济,也应当和鼠患负责等人,向魔笛手脱帽敬礼。作者实在是不会写故事,亦不懂生活。
不过,在这个不成功的故事结尾,文学作者贫瘠的想象力终于追上了现实故事。故事结尾这样写道:“吹笛人越走越远,终于消失,再也没有回来。”
原标题:《花衣魔笛手故事小考》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