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合肥,一座城的战疫,一个人的故事

合肥,一座城的战疫,一个人的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20-02-08 00:00 励志故事 130次

合肥战“疫”,是一座城的努力,更是一个个普通人的面对。关注着这场“战疫”中普通个体的命运,以及他们在抗争中的坚信和坚强。通过他们的讲述和他们的视角,来读懂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的人们在非常时期所迸发出的勇气和力量。

讲述者:小蓉(编剧、策划,北京读大学,曾供职上海,现定居合肥蜀山区南七街道丁香社区某小区。)

讲述时间:2020年2月5日

合肥疫情发布第一天,就想好了。有过被隔离经验的我打算哪儿都不去。到现在都记得,非典的时候,从北京回来,刚下出租车,想从后门溜回家,就看我奶奶和街道的人站在路口,直接带回家隔离14天。少年的我,特别忿忿不已:我保护得那么好,怎么可能有病?每天都想冲出家门,出去逛街!

SARS的时候,还在上大学,不看新闻,也不知道怕。每天和同学吐槽自己妈妈有多神经病,口罩、手套、消毒酒精、中药包、滴露消毒水。

可能是因为后怕,17年后,我不仅最早自我隔离,还还打算带着周围所有人,全家几十口人,在家隔离。除了我妈,大部分人都觉得,我有点过度恐慌。

通宵焦虑,发烧了;网上问诊,退烧了

通宵对着手机上的各种讯息、朋友圈的各种讨论,焦虑不已,终于在1月28号,发烧了。

妈妈听说我病了,要过来,被我强行摁住:万一我真的不小心染上,妈妈来,岂不是也传给她!

“那你怎么吃饭啊?” 我点外卖, 物业挺好,一直帮我拿外卖,加上过年时囤的一些菜。鸡汤下面条,加各种蔬菜、肉类,按照老妈的叮嘱,一天最好吃二十种。

但烧,还是不退。31号,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开始努力回想之前的行踪:没有外出旅游,21号晚上外出购物,排队站在我前面,戴着口罩的那位男同学,会不会是新型肺炎携带者?

一个媒体工作的姐姐大概看出来我的焦虑,把中科大附属医院自测风险指数的二维码推给我。呼吸急促有没有大于每分钟30次?曾经去过的公众场所?一一输入,确认不是。

虽然系统已经显示,不是疑似病例,只建议我多休息,放轻松,再看看体温。但朋友还是把中医学院吴老师的微信推给了我。

电话里,吴医生问,你去过公众场所吗?吓得我一口气报出来,“21号那天晚上,我确实去过商场,但全程没有和人有近距离接触,唯一的一次,还是背对背,那个男神戴着口罩,我距离他有半米。而且,我的洗手习惯特别好!”

“那就没事。你是过度关注健康。没事的。”

因为发烧老不退,吴医生给我配了点中药快递给我,让我自己煎服。

吴医生不好意思收钱。我说,这不行,您不收钱,我就不给你地址。

社区书记上门,吼得可真凶啊

1月27号,我就开始打电话问物业关于社区武汉来肥人员、及疑似病人排查、和社区公共区域消毒的系列问题,可能太多了物业答不上,蜀山区南七街道丁香社区的党委书记,凌睿,就上门来解答了。

我们隔着门,沟通了一下。书记说,“我们有大数据排查,但也不能告诉大家,怕大家恐慌。你们小区没问题。我们社区还要多花点时间,在那些不太好的小区里面是不是?” 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书记走的时候,还帮忙把门口的垃圾带走了。

发烧后,我给物业打电话,想知道像我们这种发烧的,应该和谁联系,社区和物业能给哪些支持?然后,社区书记又来了。没想到,原本说话斯斯文文的书记,一开门,就冲我吼,特别凶:你怎么不戴口罩!然后又说:噢,你在家里。同来的警察说,那你开门,也应该戴口罩!

书记尽量平和地和我解释了他们怎么排查的,保证不会漏掉。同时向我保证,菜会有人送到小区来,马上。快递会有物业帮拿。但临走的时候,书记又吼了:“你快递怎么不拿进去!” “我害怕啊!” “怕有什么用!我们不都是往前冲!”

他们口罩都戴得很标准。但也就是医用外科口罩而已。我突然有点难受:除了一线的医生,面对最多的疑似患者的,就是他们吧!除了口罩,什么保护都没有。书记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个护风眼镜,象征性戴着。估计也就是图个心安吧。

走的时候,书记帮我把快递摞整齐。(石莉)    

(责编:马玲玲、关飞)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