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

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

励志人生网 2020-01-14 22:39 励志故事 188次

原标题: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过会?

1月16日,深圳中天精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天精装”)将要上会。

这是中天精装第二次“闯关”中小板。此前在2017年11月的发审会上,发审委员对公司有诸多疑虑,并未对其放行。

而此次上会,中天精装的两家劳务分包公司也是有“故事”的公司。中天精装是否会遭遇内外交困,除了自身问题,再受到劳务分包公司的牵连?

被否后,万丰资产赚钱“离场”

申报稿显示,中天精装是精装修服务提供商,主要为国内大型房地产商等提供批量精装修服务,具体业务包括建筑装饰工程施工、建筑装饰工程设计等方面,公司在精装修领域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从股权结构来看,中天精装的实控人为乔荣健,其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中天精装59.52%的表决权。

2016年12月,中天精装报送首份中小板IPO申报稿,并于2017年11月6日更新申报稿。同月,中天精装于21日上会,但被发审委否决。

彼时,发审委主要质疑中天精装五个方面:

其一,中天精装股东万丰资产(持有中天精装4.89%的股份)的唯一股东为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万科地产员工代表大会对该中心的宗旨及理事会人选有最终决定权。而万科地产为中天精装重要客户,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相关交易是否属于关联交易。

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

(彼时发审委询问摘要,数据来源:证监会)

其二,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员工数量和成本低于同行业,设计研究人员、销售人员人数较少,研发支出低且逐年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

其三,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约50%,按账龄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

其四,2014年第一大合作劳务外包公司佳飞劳务因转型与中天精装暂停合作,佳飞劳务转型的具体原因。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劳务外包方式降低成本的情形。另外,劳务外包公司税收等法规的遵循情况,是否存在因劳务外包公司运行不规范导致中天精装产生相关合作风险。

其五,接受客户以房产抵工程款,合计入账金额逾亿元,其中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上述问题导致中天精装未能成功上市,中天精装被否决后,问询中提到的万丰资产便于2017年12月26日将持有的中天精装股份全部转让。万丰资产转让股份的价格为7215万元,相较两年前增资的价格赚了1895万元。

之后,中天精装于2019年3月再次报送中小板IPO申报稿,并于2019年12月更新申报信息。

申报稿显示,中天精装在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其与万科地产之间的交易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在波动中呈现整体下降的趋势,分别为46.39%、39.54%、24.76%、29.5%。

(来自万科地产的收入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最大劳务分包公司曾违法违规

在此背景下,中天精装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亿元、9.39亿元、13.63亿元、8.9亿元(半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5亿元、0.8亿元、1亿元、0.8亿元(半年)。

从主营业务成本来看,中天精装报告期内最大的成本是劳务分包成本,其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46.87%、45.04%、45.92%、42.15%,始终超过四成。

曾因五大问题被否,劳务分包公司“故事”多多,这样的中天精装再闯IPO,能否

(中天精装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需要指出的是,中天精装2016年至2018年最主要的劳务分包公司是深圳市中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劳务”),其报告期内占据了劳务分包成本的50.3%、62.35%、44.13%、24.07%。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