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海外岭南人的“下南洋”故事:心中饱含对家的思念

海外岭南人的“下南洋”故事:心中饱含对家的思念

励志人生网 2019-12-19 12:06 励志故事 165次

  岭南印记:新马地图上的南海足迹

  “下南洋”是人类移民历史上的一段传奇故事。

  从北到南,从大城市到小海岛,跨越世界,岭南足迹也因此深深地印刻在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土地上。或凭着一本族谱,或借着一种习俗,或靠着一个会馆,历经百年,漂泊在外的乡亲依旧紧密地和家乡联接在一起。

  南方日报寻访全球南海会馆调研组走过6座典型的新马城市,在这里,5名记者看到了海外岭南人眼中的南洋,以及他们想要讲述的南洋。

  槟城:“世界之城”冒出岭南烟火气

  在马来西亚和当地人聊起槟城,第一个反应就是美食。冰凉沁心的煎蕊、酸酸甜甜的叻沙,还有地道的福建面、炒粿条,从岭南带来的味道,在终年炎热的马来半岛上,是最好的消暑神器。但比美食更吸引的,还是这座城市里的故事,以及故事里的烟火气、岭南味。

  在槟城,就适合慢下来,徜徉在大街小巷内,寻找一个远去的家乡。

  老三轮车在街道纵横穿行,招牌上是熟悉的汉字,骑楼下是亲切的乡音。中心城区内的牛干冬街上挂着大红灯笼,从中华大会堂到现存海外最古老的南海会馆,长长的一条街矗立着多家华人会馆,岭南的狮子、闽南的红砖,是一部华人下南洋的浓缩史。

  200多年前槟城开埠,港口船只来往不停,华人、英国人、印度人等从这里上岸,与当地马来人一起,将这里建设成为远东最早的商业中心,也让槟城打上了“世界之城”的烙印。也正是被这座“世界之城”吸引,南海人最早从这里登陆,走向马来半岛。

  槟城内有座依山而建的极乐寺,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华人佛寺。寺庙放生池附近的山壁上,刻着许多中国文人和同盟会革命志士的题咏,其中就有康有为所题的“勿忘故国”四个大字。

  在马来半岛极具影响力的《光华日报》,是孙中山1910年在槟城创办,也是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之一……

  从城区到海边再到山上,岭南人的足迹遍布其中。如果向海边走,可以看到一座座标有“王”“林”“周”“李”的姓氏桥,这也是华人在槟城最早的聚集处。19世纪末,从槟城登陆的广东和福建移民在海沿岸建桥,以海维生。至今,搭建在桥上的简单房屋里,还住着桥民的后代。

  历史的交织,午后参差的光影,使古朴的槟城像被定格在旧时光里。但因多元文化的交融,这座“世界之城”既是古老的,也是新颖的。2008年,槟城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市;同时,它也是艺术家们喜欢涂鸦创作的新派地方。

  2012年,立陶宛籍艺术家尔纳斯在槟城老城区绘出的几幅名为“魔镜”的系列壁画,成为了这座城市的新名片。现在来到槟城,不去寻访壁画相当于没有来过。各种小巷内,色彩鲜艳的壁画,结合了周边环境特点,再摆上配件,栩栩如生。

  如今的槟城,呈现出多元的镜像,白墙的欧式建筑映衬着蓝天,印度等地的特色建筑与岭南建筑不过半条街之隔。作为一座世界之城,槟城也诞生了全球最大的唐人街之一。在这里,被英国《卫报》评选为世界15幅最佳街头壁画之一的《姐弟共骑》,描绘的正是一对华人姐弟天真烂漫的瞬间。百年槟城,亦是一部华人的百年活历史。

  马六甲:“海上生命线”诞生首支会馆乐队

  马六甲是“海上生命线”,自古便作为中西贸易的中转地而繁荣,多元文化的交汇与融合、历史的沧桑与凝重、城市的静谧与喧闹,看似无序的种种,在这里找到了平衡点,和谐地汇聚在一起。

  走在马六甲古城的街道上,不经意地走进一家文创商店,店主祖籍梅州,是华人第二代,在他口中得知,在马六甲虽然岭南人不多,但这里岭南的印记却随处可见。按照他的指点,一路上果然看到惠州会馆、增龙会馆、番禺会馆……

  最吸引人的是打金街上的荣茂茶室,内里“实至名归”“功勋彪炳”等牌匾高挂,店员用粤语高声复单,典型的岭南茶点,都似乎让人回到岭南“啖早茶”的时光。事实上,荣茂茶室出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位于马六甲老城,在马六甲其他地方,比它有名的粤式餐厅还有不少,它们留下过香港艺人周润发、刘德华等的足迹。

  可惜的是荣茂茶室太过热闹,一行人另选了一家粤菜餐厅“啖早茶”。店主热心地与大家谈天说地。在这位来自广东的店主的记忆中,最自豪的是五邑会馆乐队的“威水史”。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