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励志故事> 用本土影视讲“兰州故事”

用本土影视讲“兰州故事”

励志人生网 2019-12-16 05:33 励志故事 199次

  光影之路上的老记忆

  短短几十年,无论是制片技术,还是观影方式,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作为甘肃第一家制片单位,兰州电影制片厂留在了许多人的记忆深处,胶片电影成为逝去的岁月和情怀的载体。观众心中的光影之路,还有观影方式的巨变。在只有露天电影和为数不多的电影院的年代,作为稀缺的文化娱乐项目,电影受到男女老少的热爱与追捧。电视出现在寻常百姓家以后,人们观看影视作品的渠道多了,露天电影逐渐销声匿迹。如今,数量庞大的电影院线专注视听效果与观影体验,五花八门的网络影视平台提供了无限观影渠道。

  兰州市第二中学退休教师苏惠民:从晚报看到“甘肃本土影视60载光影之路”文章介绍的内容,特别是许多本土影视从业人员的真知灼见,让许多关心本土影视发展的读者,从零零星星的了解到有了更深入的认知。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学生时代最让人高兴的事,是去电影院看电影。那时电影院大多放映的是前苏联的电影,诸如静静的顿河、萨根的春天、夏伯阳、列宁在1918、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等,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1958年兰州电影制片厂成立后,我一直关心它的消息,因为学生时代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进电影制片厂工作,虽然没能如愿,但这是终生的情结。兰州电影制片厂起步的艰难,曾经的坎坷和辉煌,让人起敬!最期待的是,对本土影视的发展要多做宣传,好多本土影视作品,我们并不知道。

  思妍丽爱心助学联谊会负责人周善强:我与兰州电影制片厂曾有过一次结缘。那是1977年,我在麦积山学习期间,他们来拍摄纪录片《麦积山石窟》,我和同事们作为群演出镜,后来影片在全国公映。当时他们用的是胶片摄影机,胶片都是进口的,密封在一个个的铁盒子里,据说很昂贵。摄影师刘老师非常敬业,对每个镜头的拍摄都要反复斟酌、演练,生怕浪费胶片造成损失。甘肃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西部省份,近年来也拍摄了一些口碑不错的影视作品,这说明我们甘肃有人才、有资源、有市场。衷心希望政府加大对本土文化事业的扶持力度,打造有影响力的专业队伍,鼓励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市民蔡先生:这些年,我感受到兰州的城市形象树立起来了,过去我们去外地出差,发现好多人不了解兰州。从报纸和电视上,我看到了有些兰州拍的影视作品参评获奖,这样外界对我们的了解就多了,我们出去也就“气顺”了。

  市民郭女士:我们以前看的是露天电影,后来学校组织在俱乐部看。电视普及了之后,一些经典的作品可以从影视频道看到,所以我不常去电影院。

  @Tang: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晚上偶尔会放映露天电影。去看电影要走很远的山路,也许是年纪小一点不觉得累,等不到吃完晚饭就想去。

  @和。:我喜欢经典电影,重复看很多遍,越看越觉着有味道。电影可以带来很多东西,例如视觉上的冲击、故事与情节、想表达的感情等。

  @他山之石:以前电影很少,现在可选择性大了,本土文化题材的电影也多了。

  本土影视备受市民期待

  近年来,《丢羊》、《雪葬》、《甘南情歌》、《金城档案》等一批优秀的本土影视作品脱颖而出。在这背后,离不开雨后春笋般崛起的民营影视和专业化影视人才团队的成长。对本土文化加以挖掘后,独具特色的本土影视作品内化为城市文化特色,成为展示兰州形象的亮丽名片。本土影视的路怎么走,又该怎样走出去,如何走得好、走得稳,仍是影视从业者共同思考的问题。从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出,更多高质量的本土影视作品,在陇原沃土诞生,再走出这方土地,在国内甚至国际上打出影响力,是广大市民的期待。

  德艺坊相声演员李治恒(吉娃娃):我对兰州的影视最早的印象,是小的时候看过的一部电视剧,叫做《牛肉面的故事》。我自己亲身接触到则是在甘肃省话剧院上班以后,那时候拍话剧《老柿子树》,后来又被拍成了电视剧。让我觉得很骄傲的是近年本土影视作品的突破,如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的《丢羊》等。

  甘肃农民报编辑侯小宝:通过参观电影小巷,我惊喜地发现,曾经风靡一时的电影《经理室的空座位》《夺虎连环计》,原来都出自兰州电影制片厂。尽管兰州本土出品的电影在全国知名度不是很高,但依然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坚持着,如《丢羊》《雪葬》等,虽不是成本极高的“大制作”,但也发人深省,展现了甘肃的风土人情。作为读者,我衷心希望兰州能涌现出更多优秀的影视作品,同时不要拘泥于本土,邀请全国各地优秀的影视制作团队、知名影星前来拍摄,进一步提高兰州电影的影响力。

  城关区委政法委工作人员柳佩佩:本土电影承载着一方文化,地域色彩浓郁,值得我们守护、发扬。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