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人生感悟> 千亿生鲜生死局:互联网也不能忽略零售本质

千亿生鲜生死局:互联网也不能忽略零售本质

励志人生网 2019-07-22 18:49 人生感悟 76次

  本是京东主战场的618大促之日,阿里突然宣布组织架构调整——盒马鲜生(下称“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阿里CEO张勇在内部信上表示,“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侯毅继续担任盒马总裁,向我汇报”。

  不久前, 盒马位于昆山新城吾悦广场的门店宣布关闭。这是盒马自创立以来第一次关店。从2017年1月上海金桥店开门迎客,盒马便开始引领这场生鲜零售的变革,一路狂飙突进,不足30个月的时间,在20城铺设门店160家。百亿投入之下,是成本的剧增与利润率的下滑。此次盒马的独立,意味着阿里下注新零售的决心并未动摇。过去两年的重金投入,盒马将背负着阿里更大的希冀。

  第一个吃螃蟹的盒马还在探索,身后无数追随者已经慌了。

  “都学了个‘四不像’”,行业资深咨询师、和君恒成董事谭文杰向投中网点评。当前,生鲜零售新物种的探索者里,小象撤店、京东犹豫、超级物种剥离上市公司主体,Costco即将入局。这场战火似乎已经到了生死局。

  舍命狂奔:盒马首家门店关闭

  对于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关店的消息,盒马一接近决策人士对投中网回应称,“如果看不到这家店的未来的增长空间,我们就选择关掉它,这是很正常的决策”。

  开店关店本是零售行业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在谭文杰看来,盒马的关店并非传统零售关店那么简单,“虽然关闭主要因为盈利和坪效,但盒马的关店却更应该理解成是狂飙突进中对错误决策的及时止损。”

  这从阿里的财报或可看出一丝端倪。近三年来,盒马每一次的大规模投入,都会给财报带来些许波动。以2018年狂飙突进的第二季度为例,2018年4月28日,盒马一口气开了10家门店,开店总数骤然升至45家,于是,在当季的财报里,阿里购买商品与设备的花费从31.62亿元大幅度增至97.59亿元,环比增长高达177%。对现金流的消耗可见一斑。

(来源:阿里巴巴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

(来源:阿里巴巴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

  2019年,盒马扩店的速度还在加快,“平均每3天一家”,上述盒马人士告诉投中网。于是,在2019年5月15日发布的最新财报里,2019年第一季度,阿里营业成本达到556.1亿元,同比上涨71%,主要原因是并表饿了么及对新零售等自营业务的大量投入。与此同时,阿里的利润增幅却在下滑。当期,阿里毛利率40.5%,较去年底下降7.5%;同时,其经营利润率相较于2018年Q4季度也下降了13.4%。成本的剧增与利润增幅的下滑,其中难免会使人产生阿里对零售业务盒马投入过多的猜测。

(来源:阿里巴巴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来源:阿里巴巴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当前,盒马在全国的门店已经达到160家,按照每3天开一家门店的速度,不到2019年年底,这个数量就要突破200家。盒马CEO侯毅在不止一个场合赞叹永辉的市场占有率,并期望2020年能够超过永辉,于是这场赶超永辉之路被其称为“舍命狂奔”。

  不过,一旦在速度上有太高的追求,难免会栽跟头。据《经济观察报》描述,这次关闭的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周边小区,多是外来务工者的合租房,人均收入在5000--8000元之间,该人群的消费能力与盒马的目标人群定位有一定的偏差。按照媒体普遍采用的单店成本6000万元来看,盒马的大型生鲜超市显然在某些市场“大材小用”。甚至有人说,“用盒马模式改造三线等广阔市场的模式已经失败了”。

  2019,填坑之战

  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的关闭,是盒马在选址上的失利,也是盒马鲜生标准店在下沉市场融合中的错配。在今年3月21日杭州的连商网大会上,侯毅开始反思盒马售卖货品的品类、物流成本、与统一大商超的模式是否能够全然成立。“2019,将是一场填坑之战”,侯毅说。

  据盒马内部人员介绍,当前的盒马正在进行1+4的多业态的尝试。

  探索期远未停止,但粗放时期已经终结。所谓的1+4模式,是最新推出的四种不同业态的门店与盒马鲜生标准店共同推行的策略,分别是:盒马mini、盒马菜市、盒马F2以及盒马小站。在具体的功能划分上,不同于动辄千万平米的盒马鲜生标准店,800--1000平米的“盒马mini”将去攻克老旧社区;在二线城市非核心商区,“盒马菜市”将强化散装菜的概念,面积介于盒马mini与盒马鲜生之间;主打办公业态的“盒马F2”将解决白领的早餐场景与日常用餐需求,面积在500--800平之间;而“盒马小站”则将弱化门店的概念,主打前置仓,覆盖到前几种业态覆盖不到的空间。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