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人生感悟> 烈日下暴晒135秒是什么感觉?等红灯的厦门市民有话说

烈日下暴晒135秒是什么感觉?等红灯的厦门市民有话说

励志人生网 2019-07-12 07:18 人生感悟 60次

台海网7月10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李学清) 鹭岛持续高温,即将入伏,最高温度接连逼近35℃。行走在烈日烘烤下的马路上,热得烫脚,如果再遇上十字路口漫长等待的红灯,其难受滋味,人们都能感同身受。

烈日下暴晒135秒是什么感觉?等红灯的厦门市民有话说

近日,诸多市民致电导报热线968801,踊跃“献计”:“有关部门能否调研,在一些路口是否可以缩短行人等红灯及暴晒时间?”“十字路口能否多增设一些遮阳伞,既可遮阳又可挡雨?”“从遮阳挡雨的角度,安全岛是否可以种植大树?”

前天和昨日,导报记者对市中心的多个路口进行调查,发现多数十字路口红灯等待时间都在90秒以上,不少达到135秒。而遮阳伞不足,个别行人或电动车车主为免太阳暴晒便闯红灯,增加不少交通险情。

1 白鹭洲路与湖滨南路路口等红灯135秒,只有一把遮阳伞

前天下午2点,导报记者来到白鹭洲路与湖滨南路路口,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下,走在马路上如同“干蒸桑拿”。

路口的安全岛上,竖立着两把墨绿色遮阳伞,直径约2.5米。一遇红灯,行人纷纷躲到伞下,但伞面并不大,只能站六七人,不少挤不进去的人只能“望伞兴叹”。

湖滨南路东侧路口,只有一把遮阳伞,等候的行人只能暴晒在阳光下。导报记者注意到,由于路口交通繁忙,行人也较多,过马路等红灯时间长达135秒。而茂密的行道树离路口较远,没法为行人提供阴凉。一位带孩子过马路的母亲,在等红灯时,轻轻地用手掌给孩子扇风,希望能带给孩子一点清凉。

南昌来厦的游客蔡女士苦笑着说,她来厦门旅游这几天正好遇到持续晴热,都晒黑了,“十字路口的遮阳伞不多,在等候红灯时只好远远站在主干道树荫下,等到绿灯亮时再冲到路口”。

2 湖滨北路与湖滨东路路口高温暴晒下,行人急匆匆闯红灯

湖滨北路与湖滨东路路口,是厦门车流量最大的路口之一,又因该路口绿化少,多年来未曾种过大树,每逢盛夏,路口总是热浪扑面。

昨天中午,导报记者看到,在等红灯时,行人显得较为焦虑,绿灯未亮进入倒数时,就有一些行人踏进斑马线,一步步移动。路口某营业厅的工作人员介绍,入夏以来,天气炎热,这个路口的行人一般都很难“淡定”。

这个路口的红灯大约持续90秒,有工地施工,旁边无大树,且遮阳伞稀少,覆盖面积不大,只要停上一两部自行车,行人就很难进入。

导报记者发现,很多行人在伞下找不到“一席之地”,只能暴晒在太阳下等红灯。在“长时间”的高温暴晒下,有个别骑手和行人趁车流转换间隙,急匆匆闯红灯而过,其他人也“蠢蠢欲动”。“天气太热,红灯等待的时间又长,太难熬了。”有路人说。

导报记者测得地表温度为49℃,遮阳伞下地温为34℃。而在湖滨东路过了桥的林荫大树下,测得温度“仅”29℃,比安全岛地表温度低了整整20℃,比遮阳伞下低了5℃。

3 仙岳路与嘉禾路路口过马路的行人纷纷钻到“地下”

昨日下午1时,导报记者来到仙岳路与嘉禾路路口。此时,这个路口实时温度为32℃,虽比前两天同一时间的气温有所下降,但走在路上,还是感到闷热难耐。

此时烈日当空,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头皮发热,在斑马线前等红灯可谓“视若畏途”,得亏地铁1号线乌石浦站四通八达,多个出入口能通向附近各个路口和商场大厦,许多过马路的行人纷纷钻到了“地下”。

正和女儿一起逛街的郑女士说,以前她在商场间穿行都会走天桥,但女儿觉得走地面太热,遮阳伞也少,只好在“地下”穿梭避免高温炙烤。不过,从地上钻到地下,绕路可不是一点点。“天太热了,大夏天少晒一点是一点,过个马路实在太难受了!”导报记者随机采访多位等红灯的行人,他们大都表示应该在安全岛上安放遮阳伞或遮阳棚,“安装遮阳棚,不光大热天,下雨天也可以用,一举多得”。

有市民建议,可以从便民利民的角度出发,在市区主要路口安装一些符合城市街景规划、美观大气又不影响市容的遮阳棚,做到服务便民和城市形象的统一。

他山之石

台北 调降435处路口红灯等候时间

针对民众所吐槽“红灯过长导致暴晒”这一问题,台北市交通工程管制处今年“出招”了——夏季(6月至9月)调降435处路口中午时段(11时至14时)红灯秒数。

调降秒数的435个红绿灯,除了学校周边按惯例暑假本来就会调降的176个外,其余259个是这次专项调整的新增部分。这些红绿灯等候时间原本平均113秒,调降之后平均为83秒,也就是调降约30秒,辐度最大的调降了71秒。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