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人生感悟> 海纳百川的舞剧“新海派”

海纳百川的舞剧“新海派”

励志人生网 2019-04-23 08:37 人生感悟 67次

    “荷花奖”舞剧评奖中的“上海舞剧”

  在去年岁末结束的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评奖中,获奖的五部舞剧分别是《醒·狮》《草原英雄小姐妹》《花木兰》《大禹》和《井冈·井冈》。我的关注点并不在于现实题材、革命历史题材和民族英雄题材的佳作迭起,而是本届评奖承办方上海舞剧创作的缺席。每届为五部舞剧戴上“荷冠”,仅仅开始于第十届;那一届荣获“荷花奖”的五部舞剧分别是《杜甫》《家》《哈姆雷特》《仓央嘉措》和《朱鹮》,其中有上海芭蕾舞团的《哈姆雷特》和上海歌舞团的《朱鹮》。其实自第九届溯往,“荷花奖”的大型舞蹈作品评奖叫“舞剧·舞蹈诗”评奖。这个评奖只在第二届、第四届、第五届、第七届和第九届中进行,且每届只评出舞剧、舞蹈诗“金奖”各一名——第二届是舞剧《闪闪的红星》《妈勒访天边》(多了一名)和舞蹈诗《妈祖》 ;第四届是舞剧《霸王别姬》和舞蹈诗《云南映象》 ;第五届是舞剧《风中少林》和舞蹈诗《天地之上》;第七届是舞剧《牡丹亭》和舞蹈诗《天边的红云》;第九届有些“出格”:在参加决赛的八部作品中居然评了六部“金奖” ,其中两部舞剧是《铁道游击队》和《简·爱》 ,四部舞蹈诗是《一起跳舞吧》等。在此我想说明的两点是:其一,被定为“舞蹈诗”的《妈祖》《天边的红云》和《一起跳舞吧》 ,其实都是“合格”的“舞剧”作品;其二,上述“荷花奖”金奖作品中,《闪闪的红星》《霸王别姬》 《天边的红云》《一起跳舞吧》均由上海歌舞团创演,加上第十届的获奖舞剧《朱鹮》,上海歌舞团居然五戴“荷冠” 。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业绩。

  舞剧“夺冠”印证的是剧团的管理、运营能力

  在“荷花奖”仅有的七届(二、四、五、七、九、十、十一)舞剧评奖中,在为数十分有限、因而也就有着极高含金量的“荷冠”中,上海歌舞团能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甚至四而五地捧“冠”而归,印证的是剧团的管理、运营能力。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上述夺得“荷冠”的舞剧作品,是由不同的舞蹈编导创排的——其中赵明的是《闪闪的红星》和《霸王别姬》 ,陈惠芬、王勇的是《天边的红云》 ,佟睿睿的是《一起跳舞吧》和《朱鹮》 ……下一部一亮相便口碑极佳的《永不消逝的电波》则由韩真、周莉亚创排。也就是说,剧团在主创人员的选择上“知人善任” ,这是其管理、运营能力的重要体现。其次,上述舞剧作品之所以不管由谁创排都能捧“冠”而归,在于剧团有一支极具实力的演员队伍;是他们使得不同形象、不同性格、不同表意、不同风貌的舞剧作品都能得到深邃而精准的呈现。第三,这支高水准的演员队伍之所以能捏得紧、稳得住,不仅在于不断有优秀编导的创排使其表演的可塑性大大提升,而且在于良好的演出市场使之实现着社会、经济效益的双丰收!毫无疑问,上海歌舞团的管理、运营能力,与多年担任团长的陈飞华是分不开的;但我认为我们尤其不应忘记的一个人,是上海市委宣传部分管文艺工作的原副部长陈东——在我担任文化部艺术司司长的那些年中,我深知她对包括舞剧艺术在内的上海文艺事业倾注的心血,我当然更深知她孜孜以求着上海舞剧艺术的再度辉煌!

  “上海舞剧”曾经的“很辉煌”

  其实我们都期待着上海舞剧创作的“再度辉煌” !这样说,当然是因为上海舞剧的创作曾经“很辉煌”!中国当代舞剧创作,在新中国成立的前十七年,基本上就是以北京和上海为“排头兵” ——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之际的1959年,舞剧的“排头兵”是北京的《鱼美人》和上海的《小刀会》;新中国成立十五周年之际的1964年,“排头兵”奉献的舞剧在北京是《红色娘子军》,而在上海是《白毛女》。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的最初五年,我们的舞剧创作仍然是上海、北京的“双城戏”,也即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和中国歌剧舞剧院两大舞团共襄“新古典舞派”盛举:“古典舞派”经典舞剧《小刀会》的四位编导,在二十年后的1979年两两携手——白水、李群创编了《半屏山》,而李仲林、舒巧创编了《奔月》;再往后,李群等创编了《大禹的传说》,舒巧、李仲林又各自扬帆——舒巧与应萼定等创编了《岳飞》《画皮》,李仲林等则创编了《凤鸣岐山》 《木兰飘香》……与上述“新古典舞派”舞剧相呼应的,是中国歌剧舞剧院的盛举,仅在这一时期就有《文成公主》《剑》《红楼梦》《牡丹亭》和《铜雀伎》等五部之多;其中除五十年代担纲主演者( 《宝莲灯》的赵青和《鱼美人》的陈爱莲)涉足创编外(赵青的《剑》和陈爱莲的《牡丹亭》),还借助了北京舞蹈学院李正一、唐满城、章民新、孙颖等人的力量(《文成公主》和《铜雀伎》)。同时,中央芭蕾舞团的《祝福》 《林黛玉》和上海芭蕾舞团的《玫瑰》《雷雨》也是不胫而走……

  “很辉煌”的“套路”套不出“再度辉煌”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