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人生感悟> 单项冠军怎样炼成?知名媒体人秦朔在宁波感受制造之魂

单项冠军怎样炼成?知名媒体人秦朔在宁波感受制造之魂

励志人生网 2020-05-12 08:45 人生感悟 117次

  秦朔,国内知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他创立的自媒体品牌“秦朔朋友圈”聚焦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粉丝超过500万。

  4月23日,秦朔受聘成为宁波市网络传播顾问,发挥其经济金融领域造诣,为宁波咨议建言、出谋划策。

  近日,秦朔专程调研宁波制造业,走访申洲、舜宇光电、江丰电子等企业后,采写万字长文,解析中国制造业样本宁波的制造之魂。这也是他第一次用音频讲述的方式和大家分享文章。

  本网全文转发,以飨网友——

(秦朔讲述,欢迎收听音频版)

单项冠军怎样炼成?知名媒体人秦朔在宁波感受制造之魂

  前不久和一家电动工具上市公司的企业家交流。他们对美国出口的产品,价格每上一个台阶,销量就明显下降。

  “美国很多日用品的零售价是9.99、19.99、39.99美元这样的阶梯,表明大众对价格很敏感。美国70%左右的家庭靠工资支票(pay check)为生,等于是‘周光族’‘月光族’。”

  所以美国要与中国制造脱钩很不容易,因为中国商品的质优价廉与普通美国人的囊中羞涩,刚好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但同时,在那些流失了大量制造业岗位的州,那些从中产滑向贫困者,也成了特朗普选票的基本盘。

  制造业关乎就业。但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如果一个国家失去制造业,长远看也会失去创新能力。

  2012年哈佛商业评论出版社出版的《制造繁荣:美国为什么需要制造业复兴》一书举了这样的例子:

  从20世纪70年代起,以半导体行业为主的美国企业开始采用“无厂设计”的生产模式,把大部分或全部制造业务外包至亚洲。由此导致对精密制造的需求量减少,从事此类业务的企业锐减,精密制造能力衰退,进而造成航空航天、精密仪表等行业发展出现问题。

  美国贝尔实验室发明了光伏电池,但美国在全球光伏电池市场早已被边缘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光伏电池产业中的许多技术是与其他产业共享的,如半导体、平板显示器、LED和固态照明、光学镀膜等产品的制造,而它们大部分已迁出美国。

  丢了制造业,丢的不仅是就业,更是产业能力。很多创意要变成产品,不可能在真空中完成。创新是要以产品开发和制造过程中形成的知识和经验体系为基础的。

  把制造统统外包,短期可以让公司的财务回报变得亮丽,但最终,可能是“把自己的创新土壤送给别人”。

  《制造繁荣》的核心概念是“产业公地”(Industrial commons),类似中国说的产业集群。它是“由各种专有技术、产业运作能力和专业化技能的网络所构成的能力和要素,可以成为企业、创新创业者、公共部门共享的资源”。产业公地的基础设施完善,配套网络齐全,专业化分工完整,有利于知识流动,技术外溢,创业人才重新组合,以及跨行业的创新探索。

  事实上,美国今天之所以仍是世界第一创新国家,也是因为没有放弃在高端制造领域的创新投入。美国制造业占GDP之比为12%(2015),但制造业研发投入占美国国内研发投入的2/3以上。

  制造与就业和创新如此相关,中国不可一日无制造业。

单项冠军怎样炼成?知名媒体人秦朔在宁波感受制造之魂

  “制造业单项冠军之城”

  我选择的制造业调研地是宁波。调研的重点是,中国的“产业公地”是如何形成的?中国制造的未来在哪里?

  宁波历史悠久,是7000年前新石器时代河姆渡文化的发祥地。近代以降,宁波又是东南沿海的重要港口和工商重镇。1842年“五口通商”,长三角有两个口岸,即上海和宁波。宁波在老上海人眼中是“外婆家”,上海话中的“阿拉”二字就来自宁波。1948年,在上海的宁波人比例为1/5。

  宁波的甬商开辟了上海工商业的多个第一,如近代上海第一家银行、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家五金店、第一家绸布店、第一家火柴厂、第一家染织厂、第一家化学制品厂、第一家印刷厂、第一家国药店、第一家灯泡厂、第一家钟表店……。孙中山说:“凡吾国各埠,莫不有甬人事业,即欧洲各国,亦多甬商足迹,其能力之大,固可首屈一指也。”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