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人生感悟> 【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感受改革重塑给南部战区带来的变化

【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感受改革重塑给南部战区带来的变化

励志人生网 2019-04-15 14:03 人生感悟 62次

新年开训伊始,记者探访岭南,感受改革重塑给南部战区带来的变化。请关注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报道——

【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感受改革重塑给南部战区带来的变化

第74集团军某旅开训动员现场。徐金鑫摄

【新春走军营·记者在战位】

新年开训伊始,记者探访岭南,感受改革重塑给南部战区带来的变化——

潮起中军帐

■解放军报记者 雷 雨 胡君华 刘建伟 欧阳浩

2016年2月1日,习主席向各战区授予军旗发布训令,宣布建立五大战区。近3年来,新成立的战区牢记职责使命,专司备战打仗,立起一切为战鲜明导向。

送站的汽车已经到了。提职交流到海军某基地的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某局副局长吴雪良,临行前又一次来到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坐在自己熟悉的作战指挥席位上,望着大屏幕上不断变化的数据,一幕幕往事又浮现在他脑海里。

2016年2月1日,习主席一声令下,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大刀阔斧,五大战区宣告成立,人民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系建设迈入新征程。

胸怀打赢梦想,直奔战位而来。吴雪良和战友们意气风发,从天南海北、各军兵种汇聚祖国南疆,成为战区首批参谋人员。

潮起中军帐,改革谋打赢!近3年来,战区如同一艘崭新的战舰,一路劈波斩浪,在涛走云飞的强军航程中奋力前行;近3年来,战区官兵逐浪奔跑,在新型中军帐里拔节成长,留下一串串坚实的奋斗足迹。

每天刀光剑影,情况无处不在,他们是被战区重塑的一代——

当备战打仗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珠江潮涌,静流无声。

送走朝夕相处的战友吴雪良,联合参谋部某局处长刘小乾心生感慨。

他忘不了,自己刚从火箭军到战区时遭遇的尴尬:第一次拟制联合演训方案,他按照火箭军的要求设置,本以为是最好的选择,却没想到会影响空军战机起飞。

首次到联指中心值班,他和战友反复查看地图后,选择在某海岛山地开设雷达阵地,却没考虑到陆军的作战需要……

“站在各自军种的角度明明是最佳选择,可为什么联在一起却总有漏洞?”这个问题引起战区党委高度重视:成立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不是简单的军兵种人员聚在一起指挥。指挥迈向联合,先要破除头脑中的惯性思维,跨越能力素质这道坎。

作为原广州军区司令部参谋,成立战区,最初在梁志忠看来“动静”最小:只是换了一个办公室,身边迷彩服多了几种颜色。可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身为原军区优秀参谋,走上联合指挥席位后却出现诸多“不适应”:拟制作战指挥方案心中没底、插不上话;面对联指中心大屏幕上不时出现的突发情况,一时间手忙脚乱;在兵力部署时,来自海军、空军的参谋人员不时讲到的专业术语,有的自己很陌生……

“为什么过去的参谋尖子,到了战区却手足无措?”梁志忠反思发现,有联合作战带来新挑战的原因,更关键的是评价标准变了。战区成立后,每一天都有实打实的情况要处置,逼着每个人全力备战谋战。

联合参谋部某局副处长何淑坤来自空军。他坦言,近3年来最大的收获是“忘掉了自己的军种身份”。刚到战区时,他发现一种现象,尽管都说要联合,工作训练中也确实努力融入,可吃饭休息时来自同一军兵种的人员还是觉得“共同语言多”,往往自觉不自觉就坐在一起。如今,在陆上行动席履职一年后,他通过与军兵种指挥员交流学习,恶补军兵种知识,心里的军种界限和鸿沟渐渐消失。

像何淑坤这样深度融入的例子并非个别。记者注意到,联指中心内,陆军参谋紧盯空中态势,空军参谋指挥的却是舰艇行动。不少人坦言,以前习惯考虑本军种怎么完成任务,现在大家面对情况,下意识就会想到其他军种应该怎么配置,其他力量能给予什么样的支援。

与过去的单打独斗思维说再见,无战不联的观念深入骨髓,带来了更多深层次变化。

那次演习,很多人至今记忆犹新。因为天气恶劣,战机无法起飞,导致靶标无法摧毁。放在过去,演习取消或者推后都很寻常,但战区训练监察部门提出疑问:假如现在是在打仗,你该怎么办?

大家现场讨论,空军打不了就陆军打,谁有条件就谁打,最终弹响靶落。虽然任务完成得并不理想,可大家都感觉更贴近实战了。

这样的经历多了,全新的思维方式、作战理念随之而来。时时准备打仗、事事为了打仗,已成为战区官兵的共识和生活方式。政治工作部某局副局长余闻捷清晰记得,他第一次参加作战值班,很多人都好奇,干部部门的人到打仗席位干什么?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