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人生感悟>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励志人生网 2019-12-16 04:32 人生感悟 195次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前几天,在跟香港的朋友聊天时,谈到目前香港社会的撕裂,他表示非常担心。他讲到,现在的香港看起来好像恢复了些许平静,但他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撕裂比街上的暴力还要让他感到不安。

比如,他的生活圈子中不乏蓝、黄政治立场的朋友,他们因立场不同而断交,甚至还会对骂。其中有的朋友会觉得,不值得因政治立场不同而失去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但有的朋友认为“道不同不相为谋”,没什么大不了。

不仅如此,现在很多家庭内部的撕裂同样非常严重。比如丈夫是蓝营,而妻子是黄营,夫妻二人回到家基本零交流,只要交流就会吵架,导致长时间分居;有的家庭年轻的孩子是黄的,家人坐在一起吃饭都很难,只要孩子在家,老人连TVB都不能看……

朋友担心,家里最亲近的人都已因为这场风波分崩离析,如此下去,香港的整个社会将更加分裂,大家每天都怒目相对的在一起,那这个社会氛围该有多可怕!

是啊,我们从很多表象可以看出,这场风波让很多民众被反对派和暴徒带进一个封闭圈内,让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当听到与自己立场一致的意见时,会不由自已地陶醉一番,甚至互称手足;当遇到与自己立场不一致的意见时,就会给对方乱扣帽子,一概蔑视甚至攻击与自己持不同意见的人。

当他们沉浸在这个扭曲的圈子中而不能自拔时,却不知道这样对自身及整个社会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他们更不会去想,是谁挑起了自己与最亲近的人之间的矛盾?自己接收到的信息是真实的吗?谁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昨天,这位香港的朋友给我推荐了一篇文章,是一位曾经在中东、刚果、克什米尔等战乱地区采访的战地记者,名为安德烈⋅伏尔切克。他来到香港进行采访后非常感慨,撰写了一篇题为《我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的文章。

有理哥觉得这篇文章很客观、也很深刻,甚至很沉重,但非常值得一读。所以翻译后分享给大家。(翻译软件配合自己的理解进行翻译的,翻得不好勿喷)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翻译原文如下:

我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作者简介:安德烈⋅伏尔切克(Andre Vltchek),哲学家、小说家、电影制片人和调查记者。他是Vltchek的“文字和图像世界”的创造者 ,也是作家,著作内容中包括中国和生态文明。他特别为在线杂志“ New Eastern Outlook”撰写文章。

美国前战地记者来香港后感慨:从未见过如此破碎的世界

(安德烈⋅伏尔切克)

非常令人惊讶的是,西方帝国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多么容易地摧毁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叛逆”国家。

我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工作,无论华盛顿、伦敦或巴黎引发卡夫卡式“冲突”的任何地方。(注解:卡夫卡式指的是荒诞诡异又充满压迫和紧张感)

我所看到和描述的不仅是我周围所有发生的恐怖事件。破坏人类生活、摧毁村庄、城市和整个国家的恐怖。我试图掌握的是,在电视屏幕上,报纸和互联网的页面上,以某种方式掩盖了(描述)危害人类的巨大罪行,但是信息却被扭曲和操纵到一定程度,以致读者和观看者发现,世界上所有地区对自己的苦难或对方的苦难几乎一无所知。

例如,在2015年和2019年,我试图与香港暴徒坐下来并进行推理。这是一次真正的启示!他们对西方在阿富汗、叙利亚或利比亚等地所犯下的罪行一无所知。当我试图向他们解释华盛顿推翻了多少个拉丁美洲民主国家时,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疯子。“善良、温柔、民主”的西方怎么会谋杀数百万人,并在整个世界沐浴鲜血?那不是他们在大学里所教的,也不是英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甚至《中国早报》所说的话。

我给他们看了阿富汗和叙利亚的照片,照片存储在我的手机中。他们一定知道这是原始的第一手资料。他们仍然只是看了看,但是很明显,他们的大脑无法处理所显示的内容。对于这些图片和文字,这些人的现状和思想是不理解某些类型的信息。

但这些不仅发生在香港,即使在像越南这样的共产主义国家,也同样对我所讲的内容难以置信。在这样一个骄傲的却饱受法国殖民主义和美国残酷的帝国主义之苦的国家,与我交往的人(我在河内生活了2年)几乎不了解,美国及其盟国在所谓的“秘密战争”期间,针对越南的穷人和手无寸铁的平民进行的恐怖主义罪行,犯罪包括B-52战略轰炸机日夜轰炸农民和水牛。在老挝,我讲述的是柬埔寨的排雷工作,那里的人们同样对西方在柬埔寨犯下的邪恶罪行一无所知。西方帝国通过地毯炸弹杀害成千上万的人,使数百万农民流离失所。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