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励志> 山东90后医学生夫妻创业摆摊炸油条整三年:不后悔、不自卑

山东90后医学生夫妻创业摆摊炸油条整三年:不后悔、不自卑

励志人生网 2019-07-19 13:46 创业励志 135次

任晓猛、任文亚夫妻正在自家租住的小院里炸油条。

任晓猛、任文亚夫妻正在自家租住的小院里炸油条。

连日来,当“医学生夫妻摆摊炸油条”的新闻在大学同学群里炸开后,任晓猛、任文亚这对90后年轻夫妻有些恍惚地相视而笑,“我们这就算成‘网红’了?”
有人质疑他们“炒作”“骗子”,有人惋惜“可惜了医学生的毕业证”,有人怒其不争地把他们当作自家孩子的“反面典型”——不绝于耳的纷杂议论中,只是鲜少听到掌声。
这情形和3年前并无太大区别。“我们习惯了各种眼神”,身材瘦削的任晓猛说。
事实上,早在2016年4月,这对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的医学生夫妻便开始了摆摊炸油条的创业之旅。在山东济南长清区水鸣街便民市场的一处摊位,他们炸的油条因外酥里嫩、外观干净深受附近居民欢迎,他们风雨无阻、准时出摊,换来了每天清晨排队的长龙。
舆论渐渐消散后,在租来的一处偏僻小院里,这对年轻夫妻仍旧重复着凌晨两点起床、八点收摊,下午和面、分面为第二天做准备的单调日子。
“我们特别害怕被‘炒作’,也拒绝‘炒作’的标签”,任晓猛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坦言,“脱下医学生的外套,其实我们和很多90后同龄人一样,都是为梦想而奋斗的普通人。”

任晓猛、任文亚夫妻正在自家租住的小院里教授学员如何切面。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邢婷/摄

任晓猛、任文亚夫妻正在自家租住的小院里教授学员如何切面。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邢婷/摄

不后悔、不自卑,踏上创业“不归路”
2014年7月,任晓猛从山东中医药大学中药专业毕业,进入济南一家药厂做工艺员。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的性格、对未来的设想和这份工作格格不入。
两年后,当时还是任晓猛女友的任文亚在山东一所三甲医院实习时,遇到了护理专业学生最难以启齿的尴尬——晕血。“每次给病人扎针都战战兢兢,紧张万分”。
当身边同学纷纷在医院、药企等单位顺利就业时,这对年轻的校园情侣决定完全抛弃大学专业知识,从事新的行业。
从大二开始,任晓猛就开始在校园里代理销售风扇、保温杯、太阳伞等日用品,生意好时每周能有2000元收入。
为什么不自己创业呢?主意已定,任晓猛得到了任文亚最热烈的支持。在女友眼中,任晓猛“实在、执着”,任文亚则给任晓猛留下“特别能吃苦、不爱慕虚荣”的印象,在共同的创业目标激励下,两人的手牵得越来越紧。
而在任晓猛的商河县农村老家,却是另外一番情形。
“家里条件不好,父母特别不理解费尽心力培养出了大学生,好好的工作说不干就撂挑子了”,父母的坚决反对让任晓猛压力倍增。
在说服家人的同时,他尝试着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行业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自己创业挣的完全是辛苦钱,一点都不比医院的工作地位低下。”
但任晓猛完全没有料到创业最初的艰辛和代价。一开始他瞅准了商河县传统小吃马蹄烧饼的商机,想把烧饼卖到长清区。不料这种地域性极强的小吃竟“水土不服”,生意冷清到数九寒天,任晓猛骑着电动车走了十几里路只卖出两个烧饼。
紧接着,任晓猛再次尝试自己加工、售卖商河老豆腐,却忽略了这一小吃的季节性,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七八百元,淡季时无人问津。
两年的折腾给任晓猛上了一堂生动的创业课:不同于大学校园里相对单纯的环境,象牙塔外的世界竞争激烈,要想选择合适的创业方向,必须事无巨细地考察市场,充分了解市场动态。
这一次,任晓猛不再盲目。萌生想法后,他向母亲请教炸油条的诀窍,并自己加工调制配方,租好配备专门厨房的院落等。
一番充分准备后,怀揣着借来的1万元本金,2016年4月,任晓猛和任文亚的油条摊位正式开张了,这两个年轻人决定全力以赴,“真正折腾出点动静来”。

任晓猛、任文亚夫妻给自家油条摊开设的直播页面。(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提供)

任晓猛、任文亚夫妻给自家油条摊开设的直播页面。(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者提供)

“把油条炸好,这是一份响当当的事业”
不就是大街上比比皆是的油条么?究竟能做出什么道道来?身边不乏有人等着看笑话。
“不,我就是要做出花儿来!”从摆摊第一天起,任晓猛夫妻便决定不把它当作单纯糊口的营生,而是一份事业,“一份响当当的事业”。
夫妻俩先是对油条的配方和工艺进行改进。传统老式油条中常常含盐、碱、矾等配方,若长期食用,矾受热后分解出的铝离子会对人体造成不小危害。任晓猛更新了油条配方,其中不含任何违禁品、有害物质,同时在和面时加入鸡蛋使油条更为酥脆。
与此同时,炸油条的流程更为标准化。经过前一天下午的和面、醒面、分面、包面、冷藏等程序后,第二天清晨开炸,每根油条确保炸3分钟,锅里每天都换全新的大豆油。
一点点琢磨,一点点改进,第一年时,摊位每天炸油条用一袋面粉,第二年增为两袋面粉,到了第三个年头每天三袋面粉都不够。小夫妻用心改良的油条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回头客”。
看得见的是一条条排队的长龙已成为附近街道一景,看不见的是整整3年间,任晓猛夫妻每天凌晨两点起床准备出摊的辛劳。
为了增加附近居民的信任度,夫妻俩的摊位3年来只有在领取结婚证后的一周蜜月期短暂歇业过,此外真正做到了风雨无阻,即便夫妻中一人高烧到40℃,或者另一人被开水烫伤至双脚起泡也从未停业。
“我们就在这里,不管严寒酷暑,附近居民一推家门闻着味道就能过来。”在任晓猛夫妻看来,这也是商家诚信的重要表现。
今年4月起,任晓猛开始尝试用网络直播方式,每天清晨摊位旁边总能看到一个三角架上支着一部手机,通过网络直播炸油条全过程,任晓猛希望能借此对制作过程进行全透明、无死角的展示,以吸引更多顾客。
短短几个月,这个油条摊位的网络直播间粉丝量从0跃升至2.8万多人,有粉丝看到直播后惊呼:“原来你们和面时真的放鸡蛋哎!”
网络直播放大了这个小摊位的光环,全国各地不少网友慕名而来拜师学艺,如今任晓猛夫妻已接收了来自内蒙古、江西、福建、辽宁、河北、河南、四川等地的50多个学员,其中不少人已学成回家。
7月11日下午,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任晓猛夫妻租住的院落里采访时,恰逢几名学员正在现场学习如何使用专业工具切面。
来自辽宁朝阳的鲁艳杰正是被网络直播间里油条的色泽、口感深深吸引,索性坐了10个小时火车赶来学艺。“手艺好,教课认真负责,没来错。”鲁艳杰对两位年轻的师傅赞不绝口。
学员眼中手艺精湛的任晓猛夫妻却已经开始有了深深的危机感:“如果一味固守现有模式,不创新、不调整,几年后肯定会被淘汰。”
一有时间,两人就通过QQ群、微信群、网络直播间寻找全国各地炸油条的同行,分析别人做得好的原因,很多个夜晚,都沉浸在钻研讨论的学习氛围中。
“我们只是普通的奋斗一族”
这个小小的炸油条摊位见证了任晓猛、任文亚的爱情,也帮助他们还清所有借款,带来了年收入30万元的积累。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积攒了第一桶金的年轻夫妻没有将目光投向婚房、奢侈品,一如既往地过着简朴生活。
准确地说,他们的生活实在“抠”得不可思议:两人平日外出吃饭很少超过20元,几乎不去电影院,旅游也只挑免费景点,床头的小风扇还是读大学期间30元的自留货,任晓猛一条短裤穿了整整8年,19元的T恤买了两件替换着穿,而任文亚从不用200元以上的化妆品。
任晓猛父母在老家房子里为小夫妻隔出的婚房里,没有一件电器,两人的婚纱照也是选的最便宜的2999元套系。而任文亚不乏有同学去海南旅游拍婚纱照,动辄上万元。
“很多人说,20多岁的我们活成了40多岁中年人的模样。”任文亚腼腆一笑。
与生活中的精打细算截然相反,两人在提升技能这件事上出手阔绰得很。
一旦听闻哪里可以学到新手艺,夫妻俩会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这几年,任晓猛先后花费3000元专门学习如何做好油饼,花费1500元学习做牛肉面的技巧,还有做面点需要的各种工具器械,杂七杂八买了一堆。
除了坚持每天出摊,任文亚一直在一家科技公司任客服主管,早上8点收摊后,一路小跑着回家换衣服,再骑车赶在9点前到公司打卡上班;除了零售油条,任晓猛还包下了城区好几家大型餐饮超市的油条批发业务,每天往返30多公里前往不同地点送餐,为此他在电动车上特地自创安装了两组电瓶以延长续航时间。
相比于身边一些朋友刷着信用卡到处旅游、购物甚至“啃老”度日,夫妻俩觉得自己的日子尤其踏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不理解其他人的刷卡‘啃老’行为,他们也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走路这么快,为什么每天都这么拼”。
一直以来,任晓猛将北大卖肉才子陆步轩视为自己的创业偶像,在他眼中,“陆步轩一直顶着压力做好自己的事业,这一点非常令人钦佩”。
随着越来越被人们认可,双方父母逐渐接受了他们的创业选择,身边的同学、朋友从最初“不应该”“不可以”的种种偏见也渐渐开始为其点赞、加油——这一切成为小夫妻前行的动力。
如今,任晓猛琢磨着将炸油条从摊位经营开成直营连锁店,每个店里都对制作过程进行无死角、全透明的网络直播,有年轻人热衷的网红特质,也不乏做成老字号的雄心壮志。
“其实我们的经历很普通,被这么多人关注,也许是因为我们身上有吃苦耐劳、一直在为梦想而努力奋斗的一面,从这点看,其实我们幸运无比。”任晓猛坦言。
(原题为:《摆摊炸油条整整三年,山东一对医学生夫妻与本报记者独家对话:“我们拒绝‘炒作’的标签”》)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