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励志> 真实的“垃圾创业”:进场难,设备造价昂贵物流成本占3成

真实的“垃圾创业”:进场难,设备造价昂贵物流成本占3成

励志人生网 2019-07-12 19:31 创业励志 77次

“小区大门外,虽然叶志徐手拿政府的文件,也经过了社区居委会的允许,但他的“一桶收”智能垃圾柜还是被小区物业无情地挡在了门外。没捞到好处的事情,对方当然不愿意放行。

这是叶志徐去年的一次经历,其实也是每个垃圾分类行业创业者一直在面对的困境。

今年7月,《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开始实施,垃圾分类正式进入“强制时代”。与上海市民们焦头烂额地忙着分类垃圾不同,早在这个行业蓄势已久的创业者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无论是设置智能垃圾柜、回收袋+自助站点、上门分拣回收等模式,还是直接开发家用智能垃圾箱,一批预见到垃圾分类行业曙光的创业者们早已开始画圈布局。

然而,做好垃圾分类行业,关键在成本控制和技术升级。有的项目设备造价上万,生命周期却只有3年;有的项目物流成本就占到了30%,仍然要依赖政府补贴生存。对这些创业项目来说,要么尽可能增加回收物的产量,要么尽可能降低各环节的成本支出,要么不断进行技术提升。这对于“子弹不足”的垃圾分类项目来说,尚存挑战。

其实,对于垃圾分类这个赛道,风险投资也早已开始关注。在投资人看来,在这个行业,创业者接下来会有两个入局机会,一是前端积累用户,二是后端技术设备开发。

在我国,可回收资源的总值达万亿元。在万众瞩目之下,垃圾分类行业站在了一个小风口上。如何把握住这个风口,成为时下创业者们正在思考的问题。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创业公司上下求索

“快,速度当然要快。”叶志徐接下来的计划是加快铺设自研智能垃圾柜“一桶收”。

在他的计划里,设备的铺设速度在7月、8月要达到每月100台,9月、10月达到每月1000台,明年1月、2月达到每月10000台。

垃圾分类“强制时代”的到来,叶志徐等了7年。

一直以来,“一桶收”做的就是通过智能垃圾柜这个智能终端连接回收人员和用户的平台。同时,它开放租赁和加盟模式,减少自身运营的成本支出。目前,该垃圾柜已经迭代到6.0版本,涵盖近60项技术。

在投放端,“一桶收”设有可回收物和厨余垃圾两个入口,其中可回收物包括废纸、塑料、手机、衣物、平板和电脑。用户扫描柜身二维码领取分类专用的垃圾袋,将废品按类别分别装入专属的袋。借助人机交互、物联网传感等技术,垃圾柜能够无接触识别投放垃圾的用户、识别垃圾的一些基本参数以及追踪他所投放的垃圾。随后,后台自动测算称重,并智能算出价格,随时结算收入。

在回收端,“一桶收”推出抢单模式。附近的回收人员可在平台系统内查看智能设备里废品存量,通过扫描专用二维码,可一次性获取大量回收资源。

同样需要用户绑定信息的垃圾回收项目还有“奥北环保”。不过它采取的是发放回收袋+设置回收点的模式,只回收可回收物。通过回收袋的二维码,“奥北环保”就可以定位到参与个体,便于收益结算和数据统计。

在“奥北环保”,用户的首个回收袋需要付费10元钱购买,以此筛选出有环保意识和认知的用户。用户扫描二维码后,可根据团队对于垃圾的14种定义分类包装垃圾,然后投放到最近一处的奥北与社区共建的自助投放点。待后端完成分拣、称重后,“奥北环保”将钱结算给用户。

“奥北环保”在社区设立的自助投放点采用封闭式门禁,用户可扫码进入,在投放机器领取回收袋。投放点的部分硬件成本由社区承担,成本在几千元,平台负责回收垃圾及后续的管控运营。

除了社区的C端用户,“奥北环保”还对企业、学校、政府等B端机构提供服务,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目前合作的B端机构有210多个,需求也比较大。”

在前端垃圾分类的商业模式探索中,也不乏上门回收的方式。

2018年,“一起分类”创始人宋镇在湖南长沙撕出一片天地。“一起分类”脱胎于传统的再生能源公司——湖南万容固体废物处理有限公司。借助母公司资源和能力,它打通了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的整个环节。现在主要进行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的回收。

“我们利用现有的社区清洁环卫工,以及废品行业从业人员,为政府提供一篮子解决方案,建立全流程的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收运网络体系。政府通过该体系为收集处置低值可回收物、有害垃圾买单,实现进一步的垃圾分类减量效果。”宋镇解释。

“一起分类”在所覆盖区域中每个县区设置30人左右的团队为其提供保洁人员培训指导、垃圾运输、再次分拣加工、线上平台运营等工作。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