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励志> 合力“修渠”,打通最后一百米:平安式普惠金融新生态

合力“修渠”,打通最后一百米:平安式普惠金融新生态

励志人生网 2019-05-12 21:08 创业励志 172次

每天清晨,当90后老板许毅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黑龙江佳木斯的曹志敏正在大棚里招呼员工收获新木耳,重庆牌坊坝村的张正群在养殖基地开始了一天的忙活,内蒙古海拉尔的托亚则拿起心爱的工具,开始制作传统缠丝线。

天南海北素不相识的四人,因为创业路径的相似性,在平安普惠开放式借贷平台上有了交集。他们都是这一平台的受益者。原本徒有奇思妙想、雄心壮志,但因势单力薄无法实现的梦想,在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的大潮中得以实现,成为闪耀在中国创业版图中的星星点点,熠熠生辉。

创业“神器”

勤劳、坚韧,这两种源远流传的美德,至今仍流淌在中华儿女的血液中。许毅、曹志敏、张正群、托亚,身份迥异,却都有着敢为人先、渴望创造价值的热忱。

许毅出身于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杭州。受城市气质熏陶,他从大学时便处处留意创业机会,直至找到物流软件销售这个突破口。

内蒙的古海拉尔有着与杭州截然不同的气质。托亚,一位50岁的草原母亲。丈夫早逝、牧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她用传统毛毡丝线手艺,供养着一家人生活。

张正群与曹志敏则境遇相仿。两人分别在家乡创办了生态鸡养殖基地和木耳种植基地,解决了百余名乡亲的就业问题,也为古老农村增添了活力。

创业不易,四人曾一度面临资金周转的难题。他们尝试过向银行寻求帮助,但由于经营年限不长、流水不够或缺乏抵押物,终未能获得支持。

大型融资服务机构无暇顾及,小贷公司又费率高,这是传统借贷生态中,无数许毅式创业者面临的困局。助力小微创业,亟需新模式的突破。

通过朋友或公益组织引荐,由平安普惠开放式借贷平台聚合来的资金,陆续流向许毅四人。在充足的资金支持下,四人终于得以延续梦想。如今,许毅的公司年盈利200万元,在杭州物流圈中小有名气。托亚通过贷款渡过了难关,曹志敏和张正群也得以扩大生产规模,带动更多乡亲增收。

从“最后一公里”到“最后一百米”

中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版图中的一道亮眼风景。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中国小微企业法人约2800万户,个体工商户约6200万户。极富创造力的中小微企业(含个体工商户)占据全部市场主体比重超过90%,贡献了全国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但与此同时,在风云变幻的市场环境中,中小微企业又是最势单力薄的一环。2018年1月31日,世界银行、中小企业金融论坛、国际金融公司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我国中小微企业潜在融资需求达4.4万亿美元,融资供给仅2.5万亿美元,缺口比重高达43.18%。

为纾困小微企业等普惠金融融资缺口,央行去年曾多次对涉及小微企业贷款的银行实施定向降准,累计释放万亿元资金。但去年底,在一次会议上仍提及,占80%的民营企业依旧难以翻越“融资的高山”。小微企业在国家发展布局中所处的地位,与其所获得金融服务存在显著落差。这既是企业的尴尬,也是金融从业机构的尴尬。

高山为何如此难越?原因在于,资金流动传导至小微企业的有效渠道未能建立起来。传统金融机构是“主动脉”,但没有“毛细血管”体系,仍无法有效输血到末端的小微企业。

供需两侧的“屏障”由多方原因造成。在供给侧,传统银行长期以来主要服务于国有企业和大中型民营企业,缺乏抵押物、生命周期短、经营情况不稳定且服务成本高的小微企业,成为传统融资服务机构的“次级客户”。加之小微企业所处行业繁杂,经营状况也千差万别,衍生出的信贷需求丰富多样,在传统借贷的制式化服务框架中难有与之匹配的信贷产品。

可见,在借贷领域,单一机构任何一个环节的能力局限或成本高企都会对其业务规模化运营、可持续化增长形成阻碍,导致普惠借贷业务难以持续下沉,形成发展瓶颈。

正是在这个维度上,开放式借贷平台可视为破解普惠借贷发展瓶颈的一剂良药。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中国普惠金融创新报告》指出,得益于金融科技创新的加速,中国普惠金融生态正形成全新的服务模式,在很大程度上突破了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的瓶颈。而平安普惠率先实践了这种模式。

《报告》认为,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为代表的“科技赋能金融”模式已经广为人知,但平安普惠的开放平台模式与之有根本不同。如果开放式平台具有长期服务小微人群的经验,且有能力有意愿从事普惠金融,该模式理论上将更有优势。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