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创业励志> 小米创业十年,雷军用梦想照进现实

小米创业十年,雷军用梦想照进现实

励志人生网 2019-12-17 13:45 创业励志 171次

在采访所谓「金山系」公司的过程里,谈得最多的总是雷军,无论是猎豹的傅盛,还是WPS的葛珂,在和他们的对话中,雷军的提及率一定高得惊人。

这也许并不只是老领导和老部下或者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才会存在的亲密关系,而是还有相互之间共享一团火焰的微妙连结。

雷军说他在武汉大学图书馆读过的那本「硅谷之火」改变了自己的一辈子,事实上,他不是一个人这么想的,几乎整个互联网代际的企业家,都在亲力亲为的如书中所述的那样薪火相传:

我们今天正处于这样一个时代,充满幻想的人们发现他们获得了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力量,并且可以利用这个力量来改造我们的世界。

这是个转折的时代,跨国公司迷失了发展方向,而小企业家却举起了计算机革命的大旗,成了开拓未来的先锋。

在这个时代里,计算机奇才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胸怀大志者成了富有理想的人,而富有理想的人则成了亿万富翁。

这是一场真正的革命,它促使人们变得伟大,变得富有而充满理想,自豪而富于爱心,努力实现前人从未达到的目标,乘风破浪去夺取这场计算机革命的胜利。

从某种角度来看,「硅谷之火」和「含蓄」这个词是完全搭不上边的,它几乎是毫不掩饰的将成功、财富以及阶层跃迁,和科技行业的繁荣挂钩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硅谷的创新成果——以晶体管为例——又为美国的国力赋予了前所未有的动力,使其计算机工业方面完胜重注押在电子管身上的苏联,最终拉开了军备竞赛的差距。

尽管在美国西海岸的那些所谓「嬉皮士」眼中,国家主义从来都不是是一个排名靠前的选项,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哪怕是为了追求财务品质而去做的事业创造——其实都是在为国家输入源源不断的活血。

亚当·斯密和胡适都说过类似的话,前者认为肉贩为你供应晚餐并不是因为他们足够善良,而是源于这种利益交换可以获得回报,而后者则直言,追求个人的自由,就是追求国家的自由。

如果说「硅谷之火」的剧本充满了少年意气——永远在对现行的游戏规则诉诸不满并发起挑战——那么它所培养出来的、甚至跨越了国境线的读者,则同样继承了这份心境。

当然,雷军的年少轻狂,也不局限于他对B站那段鬼畜视频的喜闻乐见。

比如,他很喜欢谈论梦想,这是一个在经历了现实的严酷拷打之后,不太常见于成年人群体当中的词语。

因为频繁的将「人因梦想而伟大」挂在嘴边,甚至有一名记者以此为题,写了一本雷军本人的传记,而小米在创业时期的估值方法,则被雷军以「市梦率」的说辞公诸于众。

曾任国美电器董事长的陈晓说,他有一次去拜访雷军,听到后者掰着指头给自己算小米值多少钱:「小米有7000万用户,每个用户的价值380美元,这样算下来,小米市值可以是300亿美元。」

有的投资机构当然不会买账,表示雷军的算术公式「惊为天人」,于是后来他干脆就用褒贬参半的「市梦率」来坚定信心,而已经上市的小米如今也踉踉跄跄的把市值稳在了这个数字线上,相当巧合。

习惯于造梦的人,往往都是少年心,而梦想成真的果实,则会为少年带去忻幸。

就在小米成为世界财富五百强新晋企业的同一年,中国也首次在全球最有价值的互联网公司Top 20里占到了几乎半壁江山,和拥有Google、微软和亚马逊的美国旗鼓相当。

这在此前的任何一个商业时代,都是不曾想象的画面。

旧一代企业家热衷于提及的产业报国,就像是对改革开放的反哺或是报恩那样,多少还是有些昔日惶恐不安的影子,生怕背负投机倒把的声名,落得人财两空。

所幸的是在这种口号喊得越来越的同时,以创造价值为使命的企业家们依然生生不息,新经济引擎的轰鸣声,最后还是实现了进取报国的雄心。

刚满五十岁的雷军,理应对此深有体会。

用现在的流行概念来说,雷军是再典型不过的小镇青年了,他所出生的湖北省仙桃市,是大多数时候都鲜为人知的五线城市,不仅没有机场,连高铁都是今年刚刚开通。

网上一度盛传雷军的父亲是一个「大人物」,所以小米才能在创建之初就拿到三大运营商的订单,这个传闻甚至是在舆论对小米素来不怎么友善的知乎上,都遭到了一致痛批。

在只相信拼爹才能成功的人的眼里,没有一个好爹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的,反过来说,只有越来越多的白手起家的故事成立,才能帮助社会克服对于拼爹的盲目崇拜。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